我们是网易企业邮箱,也是你的用户体验专家!
开通免费试用免费客服热线:4006-360-163
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科技新闻

执着操作系统18年 陈榕花甲之年区块链创业亦来云

时间:2018-05-17 09:10:45发布人:

文| 周奕婷

来源 | 网易科技(ID:tech_163)

陈榕头顶的光环特别多。中国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第一位进入微软研究院工作的华人,回国创业成为中国软件开发第一人,编写了中国第一套操作系统。他本应该像他的同学一样,或者在政界担任要职,或在商界叱咤风云。但已过耳顺之年的陈榕却还在为早年的操作系统之梦四处奔波,成为区块链时代的高龄创业者。

近日,陈榕坐客网易科技和起风财经联合打造的《区块链名人堂》栏目,讲述了他的区块链创业故事。十八年前,他从美国回国倾注全部精力,编写新一代网络操作系统,原计划三年完成的项目,一直做到现在。一路走来,荆棘塞途,充满坎坷。陈榕觉得自己很幸运,每次穷途末路时,总有人出手相助,让他坚持走到现在。而区块链技术的出现,让网络操作系统性能更加强大。通证经济也将改变操作系统开发模式,能够全面开源,吸引更多人参与系统的开发和生态的建设。

2017年8月,陈榕联合韩锋等人创立亦来云项目,这是一个以区块链技术驱动的网络操作系统。今年2月份上线后,立即成为明星项目。3月熊市时,一度逆势上涨17%。

网络操作系统的梦想

陈榕的微信头像是一张他的演讲的照片,仰着头,叉着腰,拿着话筒,激情四溢。这是他最近生活状态的一种真实写照。自亦来云创立以来,他一改往昔低调作风,以布道者自居,出现在区块链社群、网站和自媒体中。在所有专访中,主持人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打造亦来云项目?”

这是陈榕十八年的野心。他想建立一套网络操作系统。由于目前我们使用的Windows操作系统,只实现了单个电脑上用户与应用软件之间的交互。它完全无法抵御网络之间传输信息时出现的病毒攻击、数据泄露等问题。重新设计一款网络操作系统,希望可以解决以上问题,它在物与物的互联网基础之上搭建一个统一的虚拟机运行平台,接管所有网络通讯。

亦来云项目是一套升级版的网络操作系统。它植入区块链这个杀手锏武器后,让其拥有了 解决数字确权,去中心运营机构,保证网络安全等全新功能。

搭建操作系统是一个庞大的工程,陈榕最初想以一己之力完成。这种野心源于他早年优秀履历。他出生科学家家庭。1977年,恢复高考的第一年,陈榕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毕业后,考入中科院计算所。1984年1月出国,1985年春天,他顺利进入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学习。这所大学设计了当时全世界最好的巨型计算机。

彼时,全球巨变彻底颠覆了IT领域。UNIX操作系统面向美国著名高校开源。美国第一代互联网Internet走向美国科研院所。稍后不久,新的系统编程语言C++推出,这是奠定IT领域的三大基石。正在学校学习操作系统编程的陈榕,彻底沉醉了。他曾不分昼夜地将20万行的操作系统源代码全部看完。他在学校花了七年,试图设计自己的操作系统。

从此,操作系统像植入他人生基因中的重要代码,命运与之紧紧相连。

1992年,陈榕作为第一位华人进入微软研究院,参与研究型操作系统编写工作。3年后,陈榕参与微软浏览器插件技术开发,后来浏览器与Windows融合垄断了全球市场。多次升级换代后,至今雄霸PC互联网。但是当时Windows操作系统却有个致命弱点至今没解决,全球各国计算机经常遭受黑客攻击,造成严重经济损失。陈榕所在的研究小组开始着力研究解决办法。那时的微软是全球软件开发的先导,聚集着全球顶级的程序员,它的发展代表着人类前行的方向标。站在这座巅峰上,陈榕的视野也极度超前。

经过长时间讨论,研究小组根据新的理念:“The Network is the Computer”,也就是把整个网络当作计算机,为它设计一个操作系统,让这个操作系统来解决网络安全问题。该项目取名为“.Net”。十几年后,以太坊提出“世界计算机”的概念,但是其效率及其低下,使陈榕想到用“网络计算机+世界计算机”互补结合的方式,可以实现去中心及效率两不误的完美解决方案。这也是陈榕现在做的亦来云项目的核心要义。

1999年10月,由于在.Net的具体实施路径上,陈榕提出的用C++实现SaaS(软件即服务)编程的建议并没被采纳。他毅然离开了微软,寻找证明自己的办法。“我们敲下的任何一行代码,都会被全人类去验证的。”站在微软的巨人肩膀上,陈榕想得有些天真。操作系统是一项底层应用技术,如果没有重金打造的硬件作为载体,没有庞大的用户数量作为生态支撑,技术再完美也不会被广泛使用,也就没有生命力。陈榕忽略了这些,这让他以后十几年的人生多了些曲折。

“做操作系统超出一个人能力”

2000年,陈榕回国创业。此时,国内互联网发展在孕育。马化腾还在地产大佬面前卖力地推销QQ,遭到冷遇。丁磊蜗居在几平米的出租房,刚注册一个163域名。马云在四处狂热地演讲,却被人当作卖狗皮膏药的骗子。

陈榕联合几位昔日的清华同窗也准备大显身手。“搞搞门户网站,弄弄电子商务是不够我们解渴的,我们要做最难的,研发第一套操作系统。”马琦是创业成员之一,曾向媒体吐露当时的想法。很快,他们在中关村成立了一家研发公司,计划研发出一套嵌入式操作系统,命名为“和欣”,这实际和微软提出的网络操作系统类似。他们预计三四年完成。

此时有人却在旁泼冷水,认为他们虽然技术过硬,思路正确,但是国内市场环境并不成熟,很难做成。他们不以为意。事实上,两年后他们确实成功编写出了和欣操作系统。这让很多中国人感到振奋。2003年春节期间,陈榕等优秀留学回国人员受到胡锦涛总书记接见。

第二年,陈榕被《程序员杂志》列入“影响中国软件开发的20人”之一。这是当年IT界的风云榜,一同入选的还有微软亚洲研究院李开复,时任金山软件董事长的雷军、新浪网总工程师严援朝等。

那时的陈榕显然对未来勾画得过分诗意。由于这款操作系统,过分关注技术,忽略了用户体验需求,最后没有被广泛使用。陈榕的注意力似乎总不在人身上。他早年在中科院计算所做研究时,实验室总共只有5人,他都没有认全,而其中一位,他后来才知道叫柳传志。

2003年,投资人因国家政策变化突然撤资。他带的一百多人的团队突然断粮,公司每况愈下,举步维艰。账上只有6万元时,意外地收到上海政府伸出的橄榄枝。那年,上海正在打造一个科教兴市的项目,希望引进手机的底层系统软件和芯片。

当时,一名身患癌症的政府领导,两次从医院里跑出来,到北京与陈榕洽谈。“那时候中国政府和官员,对于手机通信这块的发展,真是拼尽了全力。” 2006年底该款智能手机完成时,从内核、界面以及功能等全套软件,都由他的团队独立研发设计。进入市场后,手机的效率和稳定性都被证明非常好。

但是,命运弄人,陈榕专心智能手机设计期间,苹果、Google也已经暗中开始了智能手机的研发。 2007年,很快苹果和安卓手机就上市了。“一听到这个消息,哎呀,我知道完了,完了!” 这成了陈榕心中一个巨大的隐痛。

操作系统从来就离不开硬件这个载体。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能占领全球市场,因为他先搞定了IBM电脑。苹果做硬件出身,iOS操作系统研发出来即可直接应用。但是陈榕得另起炉灶研发硬件配套设施,这又是另一项工程浩大的项目。他进行过多次尝试,但受制于资金和人力的条件,都不太理想。

“苹果和Google都是富可敌国的公司,从硬件配套,构建生态方面,我们都无法企及。打造一个操作系统,超过了一个人,一个公司,甚至一个地方政府的能力。”陈榕后来才醒悟到。直到目前,华为和小米等国产手机,生产的都是外壳硬件部分,核心的操作系统仍使用的是Google公司的安卓系统。

四年后,陈榕的处境比离开北京时更凄惨,公司的账面只剩下一万元,最后被富士康公司收购。他一度停止了操作系统产品设计工作。但陈榕一直不愿意放弃原生代码实现网络操作系统研发,是因为从理论层面讲,这个方向绝对没错,只是需要不断去探索试错。

2012年,一则消息打破了他内心的平静:微软按照1999年的方案写出的操作系统Windows Vista失败。微软公司试图用他当年提出的方案,重写网络操作系统。

基于微软.Net项目的核心思想,陈榕提出在连接产品与产品之间的互联网上,再建一个操作系统,即工业物联网操作系统,解决端到端的安全问题。他将这个想法与富士康总裁郭台铭沟通后,很快得到认可。他再次带领团队开发出一个上千万行源代码的开源操作系统。尽管工程进度基本顺利,但是到了2015年,富士康重新审视其操作系统战略,这个本来大有可为的工业物联网操作系统只好搁浅。

陈榕解释道:我们今天媒体上听说的物联网操作系统,基本都是“物OS”而非“网OS”。物联网讲的是“网”不是“物”,这么浅显的语文常识,专家学者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想像中本聪一样无为”

2017年,当比特币的热潮将区块链技术推到世人面前时,陈榕突然意识到,区块链技术植入网络操作系统,将使原有的系统更完善。于是他重新打造了“亦来云项目”。

“区块链技术可以使一台‘记账计算机’不受一个机构或者个人控制,依据其原理,把区块链技术映射在网络操作系统中,就可以让互联网实际受益,确保网络安全,对数字资产确权,去掉中介运营商等。”陈榕向网易科技解释到。

由于现在用户只要需一个IP地址就能上网,而DNS映射的IP地址是可篡改的,这就导致有人在网上作恶。通过区块链技术为每个用户发一个不可篡改的ID,这将约束用户行为。这个特性同样可以为数字产品确权,比如每当生产一本电子书,系统产生一个哈希,把这个哈希记到区块链上,这本书就确定版权了。

数字版权确定后,也就产生了价值稀缺。“我卖给你一本电子书,出售后,现在的互联网是允许我复制一份,这导致商品贬值。”陈榕觉得复制、盗版都损害了数字资产的价值,“区块链技术记录交易行踪,出售后会像纸质版本一样,卖方自动失去,确保了商品的价值。”确保价值可交易,让传统的信息互联网转化成了价值互联网。

不过,陈榕纠正了区块链就是“价值互联网”的说法:“区块链使价值互联网成为可能,但是区块链本身不是价值互联网。用户在网上传电影、发信息等,区块链的运行速度,既做不了计算和存储,也传输不了大数据包,只能进行简单地记账,因此区块链本身不是价值互联网,就谈不上要一个操作系统。”

“区块链也不能去中心化。”他解释道,“区块链是大家共同记的一笔账。它只是一笔账,一个中心!只是由原来一个节点控制,现在由N个节点共同组成。简言之,一个人记账,记得快。N个人记,比较可信,但降低了效率。”

因此,亦来云项目不是一个区块链操作系统。区块链只是网络操作系统中的一个账本。陈榕介绍,到年底,虚拟机、自动运行网络和区块链三大部件都将启动,基本搭建出雏形。

有人称亦来云将成为区块链时代的Windows操作系统。陈榕清醒地认识到,市场上没有给公链太多机会。公链需要有生态有应用,才能存活。苹果、微软在这方面有天生优势。但是经过这些年的磨练,他的心态变得非常平和。

陈榕现在做亦来云已不是把它当作产品:“亦来云测试公链的代码已全部开源。这个系统不属于任何机构,所有人都能在上面完善创新,希望构建出一个属于全人类的智能经济系统。到时候,我就像中本聪一样人间蒸发,逍遥自在,彻底无为。”

【访问实录】

以下是网易科技和起风财经联合打造的《区块链名人堂》之陈榕专场的对话实录,由网易科技总监杨霞清对话亦来云创始人陈榕。略有编辑。

操作系统靠钱砸出来的

杨霞清:从求学到创业的过程,你的人生有哪些关键词?

陈榕:顿悟、执着、幸运、感恩。

第一个关键词是顿悟。1977年高考,我是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也是中国第一期软件专业毕业生,毕业后很幸运地去了美国留学。1985年,选了操作系统作为研究方向,在学校待了七年,尝试自己设计操作系统。后来又去了微软研究院,参加了.Net设计,了解了下一代操作系统是什么样子,这是一种顿悟。

第二个关键词是执着。回来坚持做了十八年操作系统。刚回来创业时,觉得三五年就能完成,结果远远比自己想得难,但是都坚持做下来了。

第三个关键词就是幸运,中间坎坎坷坷,从北京到上海,从做操作系统内核,到数控机床,再做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每次在最艰难时,都有人帮忙,因此我非常感恩。

杨霞清:在微软工作的经历,对你后来创业有哪些影响?

陈榕:微软1999年启动的项目叫“.Net”,企图心非常明显,就是做一个网络操作系统。之前的操作系统就是Window 2000,后来变成了Window XP,这就是一个单机操作系统。单机操作系统跟网络操作系统是截然不同的。举个比方,物联网操作系统,所有的媒体都是讲物OS,都是讲传感器OS,摄像头OS,路由器OS,智能音箱OS。其实讲得是网,不是物,核心是网。

1999年,微软想做这个网OS。但不幸的是,做出的Vista也不是很成功。但这个信号很明显,微软认为将来是网OS的天下,虽然输给了自己做的物OS,但不代表它不相信网OS。因为物OS永远解决不了网络安全、病毒问题等,所以微软必须倾全力打造下一代系统。我们做操作系统,也越来越明白,这个路一定能走通,只是我们的资金、能力还没走通,道理上是通的。

杨霞清:您回国创业,从北京辗转上海,在上海时为什么最后放弃了做手机的操作系统?

陈榕:最主要的是苹果iOS和安卓出来了。当时中国也在推TD-SCDMA,就是3G,工信部给了像中移动、中联通很多支持,但是这也是非市场化运作。现在回过头看,那时我们整个的工业实力、基础水平、技术积累都还不够。

杨霞清:你觉得失败主要是生态的问题吗?

陈榕:主要是生态的问题,当时我们还是用比较经典的办法做操作系统,没想到苹果能做到这么炫。因为操作系统不光是能做出来,还要有全套文档,有生态支持,这都是靠资金砸出来的。这些超出了我们的能力。

杨霞清:除了生态,还有哪点没有踩对?

陈榕:虽然苹果、Google也都是公司,但都富可敌国。我们当时在心理和财务,包括硬件能力等都准备不足。

静海区

网易科技:2007年富士康注资您的创业公司,您还在做操作系统吗?

陈榕: 2007年到2012年基本上就是做一些安卓软件外包,为富士康做一些手机定制,做得也不是太成功,但是总是学习了安卓系统。

区块链不需要操作系统

杨霞清:2012年,您再度进行操作系统的创业?

陈榕:对,我觉得“网OS”肯定是未来的大势所趋,是我们大海星辰的方向,所以一直致力开发网OS。这个操作系统就和亦来云相关了。我当时把方向定在工业互联网操作系统。当时微软已经重新在规划用C++语言重写.Net,这是我当年离开时提出的技术方案。因此我跟富士康提出用C++语言重写安卓,来做工业物联网OS,从思想上这是一脉相承的,从技术实施手段上截然不同,完全开源,走安卓路线。富士康同意了,就投资了。

做到一半的时候,他们有所疑虑,停止了投资。我们又找创业机会,找到了区块链。用区块链实现价值互联网。

杨霞清:区块链跟价值互联网到底什么关系?价值互联网需不需要一个OS?

陈榕:需要,今天有很多人意识到区块链可能需要一个操作系统。价值在网上传递,比如一个币从张三打给李四,这个只是区块链把这个账记下了。

什么是传递有价值的东西?比如我有一本书,送给主持人。我没有这本书了,你有这本书了,这本书就有了价。所以价值的第一个必要条件,就是稀缺。如果我给了你,我还有一份,就不值钱。就好像一个虚拟资产,一本电子书,从我的手里送给了主持人,我认为这才是价值传递。

另外,这个书在送的过程中有没有被人调包,里面有没有加病毒。因为网络攻击、病毒,包括山寨、盗版,降低这个稀缺,阻碍传递价值。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给价值的传递保驾护航。那需要什么?需要一个网络操作系统。很多人讲区块链需要操作系统吗?区块链是账本,账本不需要操作系统。

杨霞清:价值互联网才需要操作系统?

陈榕:是,区块链上有个软件,叫智能合约。他们因为互相防范,互相形成共识,节点互相印证,有一个软件大家都跑一遍,确认这个跑得无虞无误,那么就把它记录在案,这个软件我们叫智能合约,以太坊管这个叫DApp。DApp不受一个人来控制,大家自动运行。

我们另说两类DApp,一类叫做去运营中介。今天我们打电话、发微信、上Facebook,中间有个中介叫运营中介。他们可以改变消息先后顺序,插入广告,变相操纵舆论。

还有一类叫去播放器中介。一个作者写了本书,或者拍了个短视频在网上传播,我们需要PDF、Reader播放,本来播放器应该跟我分成,播100万次应该分我100万次的版权,但是经常有播放器直接把我的创作内容山寨走了,叫一次盗版。二次盗版就是播放器不说实话。比如说家里经常有免费路由器,我们在网站下个视频,路由器劫持了这个消息,导给另一家播放器,这叫二次盗版。

杨霞清:如何去掉软件播放中介?

陈榕:这根本不是区块链的事,是虚拟机的事,也就是只能靠互联网操作系统解决这个问题。

区块链不是价值互联网

杨霞清:区块链跟价值互联网有关系,但区块链本身不是价值互联网?

陈榕:区块链是价值互联网的一部分,中文叫赋能,英文叫Enable。区块链使价值互联网成为可能,但是区块链本身不是价值互联网。用户看到的互联网,是要传电影,传声音,传短信。这在区块链上都做不了,它只能记账。

杨霞清:所以区块链并非无所不能,不是什么行业都需要区块链?

陈榕:是,除了去运营中介,去播放器中介,区块链还有四个特性,我一共把它定义为区块链+互联网的六度空间,就是ID、稀缺、共识、token、去运营中介、去播放器中介。

另外四维大家更耳熟能详。

第一是自动运行账本。因为互联网没有ID,就没办法拉黑谁,互联网出现很多问题。能不能有ID不隶属于某个社群和组织呢?区块链能提供这个ID。

第二是存证。比如我做一部电影,产生一个哈希,把这个哈希记到区块链上,就解决了公证问题。

第三是TOKEN。这个通证就是一个标识。比如说可以代表一百头牛,两百只鸡等。商品有两个属性,第一是稀缺,另外表示不出数来,就不可能有虚拟的商品经济,有了通证,才有了智能经济的基础。

第四是共识,就是说智能合约。过去的网站都由一个机构控制,它可以篡改内容,调包等。由几个机器相互制衡,跑一个智能合约,形成一个智能合约的链,任何人都不能作恶。

杨霞清:如何去正确的评估区块链的作用?

陈榕:不能夸大,也不能忽视。区块链是大家共同记了一笔账,千万不要忘记,是一笔账。这个账本是一个赋能器,让我们传递价值成为可能。但是账本本身不可能存放电影,没有计算机CPU的速度,做不了计算和存储,也做不了数据库,所以它叫分布式数据库。

杨霞清:这个账本能去中心化,能改变世界吗?

陈榕:这是一个账本。一个人记,记得快。6000个人记,相对可信。一个账本何来的分布式?何来去中心?只是说一个账本不受一个人控制。

杨霞清:那么区块链对我们的改变在哪里?

陈榕:第一,能够不通过一个中介,让我们建立信任。今天在互联网上是没有私有经济。比如我在亚马逊买本纸质的书,可以送给主持人,这是我的财产。买本电子书,我不可以送给你,因为我只是租,只是买了终生使用权,这两个有很大区别。

杨霞清:区块链能明确网上的私有财产?

陈榕:区块链加操作系统,加上互联网,就有私有经济了。因为我不但要记这本书是谁的,还要保证在播放的时候不被盗版,甚至我送给你了,我自己都看不了。

杨霞清:有人说区块链改变生产关系,你怎么看?

陈榕:两个方面诠释这个事。比如说应用,我不喜欢微软的邮件,可以用Google或者雅虎的邮件,可选择得就是优胜劣汰,降低成本。但是现在选择很少。为了公平公正,值得信赖,它应该全都开源,让谁都看到。但问题在于,我开源了,谁来维护呢?那正好有人挖矿,有token。

杨霞清:token激励发生了作用?

陈榕:对,这就彻底改变了操作系统的运作。比如我想去写本《白鹿原》,要三年,那期间我要生活。我先融十万元,书挣钱了,大家都有权益。

杨霞清:区块链究竟给亦来云操作系统如何赋能?

陈榕:原来操作系统是三大阵营,微软、苹果、Google。上面有很多应用生态,每个应用都得站队。今天价值互联网其实没办法站边。互联网是一个人类交流的平台,要求大家都开源。我们做操作系统十八年,原来没有足够的资源,但现在有了TOKEN的激励机制,奖励所有参与者,让大家都来参与。我们像抛砖引玉,把雏形搭出来,让大家在上面完善。

亦来云成功关键是建生态

杨霞清:亦来云作成功的关键在哪?

陈榕:最关键的一条,除了必须开源,从技术上说,最大的不同就是网络OS。亦来云的技术指导思想是“上网不计算,计算不上网”。也就是说在这个网上,我们给价值保驾护航。换句话说,虚拟机之间所有的网络通讯都是自动生成的,区块链计算机使能的这个互联网,所有虚拟机之间的通讯都是自动生成的。这句话是技术的核心和关键。

杨霞清:区块链对亦来云做成网OS的价值在哪?

陈榕:最主要就是让这个网自动运行。然后有了ID、公证,TOKEN、稀缺、共识,去掉运营中介,去掉软件中介,区块链将使这些成为可能。

杨霞清:亦来云开源社区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

陈榕:目前已经全部开源。六月份能给用户发ID。身份认证后,就会上虚拟机。到年底基本上这三大部件:虚拟机、自动运行的网和区块链都会上,雏形就搭建起来了。

杨霞清:假如其他巨头也做类型的操作系统,亦来云的优势在哪?

陈榕:今天互联网需要一个人类交流的平台,开源和去中心化思想是管理运营网的核心指导思想,但是微软会开放它所有的代码开放吗?这不是技术问题,是理念问题。不管谁做都应该往这个方向走。我觉得会共存共融。

杨霞清:为什么这么重视用户和流量?

陈榕:有人说互联网是流量时代,区块链是写协议的时代。大家以为比特币是做了一个区块链的协议,以太坊是做了个智能合约的协议。协议怎么能挣钱呢?比特币是因为起码有4000万人有钱包。以太坊有很多用户,他才有市场。所以你的协议再创新,没有用户和流量是活不下来的。

杨霞清:很多人想做公链,你怎么看?

陈榕:市场上没有那么多机会给公链。如果没有流量,只有死路一条,公链就更是如此。我们这次做公链,因为在互联网上有十八年的基础。

杨霞清:您经过10多年的创业,中间起起落落,绝望过的吗?

陈榕:我都想说,真关灯了,我就早死早托生了。但是只要它不关灯,我就还得努力,所以你也就看到,一直创业到今天。

快问快答:

杨霞清:您的偶像是谁?

陈榕:没想过。乔布斯或者一些先贤很伟大,但我现在觉得先知先觉其实非常悲哀。

杨霞清:您的梦想是什么?

陈榕:把亦来云推给全人类。

杨霞清:在微软八年学到什么?

陈榕:怎么来做一个操作系统。

杨霞清:创业十八年,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陈榕:命中还是有福。

杨霞清:你对一些年轻创业者的建议?

陈榕:对于年轻创业者,这次机会非常好,但做区块链还是要多学基本技术。

杨霞清:有没有一些恐惧的时候?

陈榕:还好,我这人比较开朗。

2018年,区块链行业迎来新的变革。正规军入场,资本大量涌入,金融监管政策频出,业内的焦虑恐慌依旧。区块链技术将如何与产业结合,政府监管政策将走向何方?

5月20日,起风财经和网易科技联合打造“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高峰论坛”,从监管、产业结合和投资等方面进行深入探讨。

报名链接:http://www.qifengle.com/live/109

(责任编辑:张洁_NT5630)


我们是网易企业邮箱,也是你的用户体验专家

突破传统企业邮箱办公模式,为员工沟通效率提速

联系电话:4006-360-163立即开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