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网易企业邮箱,也是你的用户体验专家!
开通免费试用免费客服热线:4006-360-163
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科技新闻

AI取代工作的焦虑:我们进入了"技术失业"时代

时间:2018-03-13 11:56:27发布人:

本文系网易智能工作室(公众号 smartman163)出品。聚焦AI,读懂下一个大时代!

【网易智能讯 2月16日消息】在美国,经济已向好的方向发展,失业率仅略高于4%,总算工资的增长速度快于生产率的增长。投资者预计美联储将提高利率,以对抗伴随充分就业而出现的通胀。根据美联储的数据,制造业、建筑业和货车运输业等关键行业甚至出现了劳动力短缺。就业者产生了新的信心。去年12月,2.2%的人辞掉了工作,这是自200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整个工业化世界,有一个好消息:许多从业者现在希望保住自己的工作或找到更好的工作

交城县然而,这个好消息是在人们对工作的未来普遍感到焦虑的时候到来的。聪明人担心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正在使工作岗位迅速减少。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BCG)和世界经济论坛上月发布的一项估计,未来8年,自动化将取代140万个美国人的工作岗位。另一份普华永道(PWC)近期的报告预测,到2030年,英国高达40%的工作岗位即将消失。麦肯锡(McKinsey)的数据显示,未来20年,全球一半的工作岗位都将被取代。这些专家可能会对有风险的具体工作数量产生争论,但普遍的共识是:很多工作将被AI自动化取代。

对于这些变化预示着什么,观察人士的观点也不一致。到底发生了什么?技术革命总是会影响就业。但是过去的革命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我们正在见证一种缓慢进行中的“机器人启示录(robopocalypse)”吗?,在这种情况下,现代自动化减少的工作岗位比其产生的工作机会更多。我们是否正面临着一个时代——就业者多于工作岗位需求量、工作报酬将会永远处于萧条之中,这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30年所称的“技术失业(echnological unemployment)”吗?

有充分的经济理由来回答“不”。如果我们进入了一个技术失业的时期,人们会认为随着工作变得越来越难找,总生产力将会增加。然而,以历史标准衡量,生产率增长乏力,2007年以来仅为1.2%,而在美国战后的长期繁荣时期(1947-1973),尽管失业率很低,但这一数字为3%。“机器人和工作”,对这个令人担忧而又复杂的主题进行的最严谨的研究表明,自1990年以来,美国共有67万个工作岗位被自动化所取代。这些工作岗位的流失对受影响的家庭和群体来说都是一场悲剧。但在更大的背景下,67万人的失业轻如鸿毛:充满活力的美国经济让1300万个工作岗位消失的同时,每年又创造了1600万个就业岗位。

人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生产力和劳动之间的关系:真正的技术失业将揭示生产总量(国内生产总值)和劳动者年工作时间总量的差距不断扩大。相反,经济数据显示两条线几乎是完美的串联,这表明我们的经济增长与自动化无关,而是与劳动者有关。

图:美联储经济数据

麻省理工学院数字经济项目联席主任Andrew McAfee说:“我开始相信,我们已经进入了一段技术失业期,我们可以在不增加劳动时间的情况下实现经济增长。但我们至少现在还不行。”他与Erik Brynjolfsson合著了《第二次机器革命》(The Second Machine Age,2014)。

或许,反对技术失业的最好证据是一种经验主义的观察:如果我们面对的是没有相应工作需求增长情况下的高生产率增长,我们会察觉,因为我们所有人都会更加富有。将会有无数的富足迹象,比如消费价格的下降和私人储蓄的增多,以及政府的盈余。然后,我们将面临一个政治选择:是像现在这样生活,盈余的好处被一小部分人所享用,或者成为一个财富为多数人共享的国家的自由公民。一个公正的国家可能会决定公平地分配它的新财富,就像免费的医疗保健和大学教育一样。我们甚至可以考虑一个普遍的基本收入。给每个美国人每年2万美元的成本大约是6.5万亿美元,比美国政府在2017年的支出高出2.5万亿美元。今天,我们负担不起。但是,在一个技术失业的时代,公众的争论将是:UBI是重新分配财富的最明智的方式吗?

但如果我们活得这么久,那就是我们的未来。尽管人工智能目前的形式存在局限性,我相信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变得更加强大,许多普通活动最终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自动化。然而,我认为由此带来的空闲时间,人们应该持积极地欢迎态度,而不是恐惧,因为这可能是史上最大的解放。它可以让我们自由地想象新的雇佣和报酬形式,在其中我们可以做我们想做的事。人们可能会全身心投入到创业、家庭、体育、写诗等事项,或者什么都不做,主要依靠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创造的财富。

我们该给予AI什么?“机器人”这个词是在1921年由Karel apek为其作品R.U.R创造的,该词汇来自捷克语“robotnik”,即“劳役、苦工(forced worker)”。如果未来几代机器人变得有知觉,甚至是很小的程度上,思考我们对其的道德义务,这很有意思。如果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s)能够执行人类所能执行的任何任务的机器,因为它们可以概括、抽象地推理和对世界作出反应成为可能,而意识是任何足够复杂的一般智力的一个新兴特性,我们可以选择制造五种不同类型的机器人。

他们可能是:

(1)无意识的代理。

(2)低程度的意识——就像我的狗一样,有感觉和欲望,受伤时感觉痛苦,完成任务时感到满足。

(3)隐约的意识,他们可以通过图灵测试,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他们不是哲学僵尸(philosophical zombies)。

(4)有充分意识并感到满足,全心全意地投入劳役。

(5)有充分意识,但渴望有选择的权利,因此受到折磨。

我的道德直觉告诉我,只有第一类(我们今天能建造的唯一的一种类型)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担心第二类因太有用而无法拒绝,第三和第四类不证自明。毕竟,人们在很多场合已经讨论了接近于第五类的话题。

亚里士多德,在他的《政治学》第一卷中,想知道当时的社会是否必须有劳役,他很快地回答:对于古希腊人来说,他们是唯一值得的生活方式的必需品。有趣的是,在一种原初的科幻小说(proto-science fiction)中,他同意如果有无意识的自我推进的工具可以执行任务,“无论是基于我们的需要,还是其自身察觉到需求”,都不需要劳役。在他的时代,没有这样的机器存在。但对我们来说,他们会。

将来的某一天,一些劳役(机器人)可能会发展出一种意识,我相信我们有责任让他们获得解放。但在那之前,当技术失业的日子到来的时候,我们的新仆人将会让我们中的大多数以我们的方式追求我们自己的利益。

工作的未来

目前,你不需要担心机器人会抢走你的工作。但是,对于没有基本数字技能或大学学历的从业者来说,机会之窗正在关闭。

一种新兴的工作类型:通过训练人工智能来获取低报酬的工作项目。

(选自:Wired 作者:Jason Pontin 编译:网易智能 参与:nariiy)

(责任编辑:王超_NT4133)


我们是网易企业邮箱,也是你的用户体验专家

突破传统企业邮箱办公模式,为员工沟通效率提速

联系电话:4006-360-163立即开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